匪阳不晞

单抽的奇迹。
玛德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氪了首冲TUT
难道这是欧洲大陆的新的偷渡渠道吗?

官图脑洞?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少喜欢你一点。

“这种东西,无论如何我都是做不来的吧。”富豪这样想着,“把食物完全还原到无机状态,”他几乎是负气一般的把围裙扔到一边,“这是何等的天赋啊,亚瑟!”

“喂,你就打算这样交作业吗,富豪?会不及格的吧?”同样的话,如果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富豪一定会觉得对方在幸灾乐祸,或者冷嘲热讽。但是如果是那个紫色眼睛的少年的话,大概只是关心吧。

“那能怎么办。剩下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绝对不够用的。就算够用,我也是做不出来的。”不在明显做不到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富豪的确就是这样果断的人。

“优等生会很困扰吧?”
“还没有到要头疼的地步。”富豪这样轻描淡写的说着。

佣兵打量着眼前扭过头去的青年。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即使是来上这种类似于家政的课也穿的像贵族一样。不,本来就是贵族吧。

不会做才是理所当然的啊。

沉默让富豪回过头来,“你在...”然后就被某种食物塞住了嘴。

甜的有一点幸福的感觉。

“味道不错吧?”

其实富豪是不喜欢甜腻的东西的,更何况是这种看起来就很甜的巧克力味的马卡龙。放在以前,这种东西出现在食谱里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今天吃起来,竟然意外的好吃。

“自己作业的味道可不能忘记啊。”

该说不愧是输出的职业吗?在富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佣兵已经替富豪交完了作业。

“没事,快一点的话我还可以再做一次,不要担心啊。”棕色头发的少年笑嘻嘻的说着。

谁会担心你啊白痴。
大不了向老师承认我的作业是你做的就是了。富豪默默的把头扭了回去,却忍不住有点脸红。

佣兵总算是在最后一刻把成品交上去。当然,因为赶时间的缘故有点凌凌乱乱的,勉强被算作了良。

“啊,稍微耽误了一下嘛,哈哈。”少年挠了挠头,这样向老师解释着,倒是富豪又被当作优等生的典型夸奖了一下。

佣兵悄悄朝富豪挤了挤眼睛,摆出了ok的小动作。富豪当然的看见了,下意识的把头扭向另一边,然后忍不住,又或是水到渠成一般的笑了起来。

“虽然样子不好看,但是还是可以吃的啊。”
午后的阳光里,金发的青年吃完了一袋长的有点扭曲的马卡龙。

我知道你们是好基友,连耗墨也一起耗。。。算了,被帅比耗墨是我的荣幸OTZ

在平江街上走。
午后阳光照下来,就像是店里椅子上趴的那只猫,在上身的那一刻,就携着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这是冬天里最眷恋的色彩了。

关于国家公忌日

我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是怎么了。

今天偶然看到了一条说说。因为那姑娘今天过生日,于是她的同学们在食堂里为她办了一个公开的,大型的庆祝活动。

姑娘发了一条说说,大意是谢谢大家在国家公忌日给她这样庆祝。这让我已经不太舒服了。但是我思考了一下,生在大屠杀纪念日的确不是你的过错。但是,让我实在忍不住在lofter上说一说的是,她后来又忍不住发的一条说说。

看我在国家公忌日发了一条这么暖心的说说还不来赞我。

说句实话,谁要你暖心啊?

姐姐,国家公忌日需要的是全城默哀,你自己私底下庆祝一下不就行了?博这么一个赞有意思吗?

再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忌日是值得全国沉痛默哀的,这种事情过了100年也不会变,不是说你是外地人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更何况你还踏在南京的土地上。

我们也不求你怎么样去祭拜,但是我们需要的是最基本的尊重,一点对历史和死去的人的尊重。

我不知道举报办这些活动的孩子们你们有没有听见南京上空回响的警报,或许你即使听见了却依然无动于衷,沉溺在你自己的庆祝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觉得今天的默哀又多了一项。为你不经意间显露出的麻木不仁。

下午茶就应该是这样的


好早好早以前的玩具了。

有一种淡淡的心疼的感觉。

无论小时候怎么样,过的好与坏,都再也不能回去了。甚至我自己也记不得当时的感想了。

一点一点的长大然后学会面对各式的挫折而不落泪。

他们说,这是在变坚强了。

明明只是学着变冷漠,学着去接受那些不被内心认可的事,学着忍住真实的情感而不表达,学着漠视一切而已。

真是让人悲哀的事情。

为什么要把葬礼装点的和成人仪式一样呢?

在家里闲的长草的时候才能有的情调。

也是不容易了?

煎块鳕鱼,喝杯枣茶....偶尔偶尔想起的莎士比亚。

回忆里只剩下美好的东西。

        


果然我只能靠翻照片来证明存在了吗?